Archive for July, 2011

做空人民币:聪明钱在行动?

Saturday, July 30th, 2011

春江水暖鸭先知。

中国人都爱人民币,但一些老外现在可不这么想。近来,热钱流入变缓,而NDF对DF也出现了贴水(即期汇率高于远期汇率),海外一些基金更是叫嚣做空人民币。

一个月前,高盛驻伦敦的银行家詹姆斯·韦斯特伍德(James Westwood)建议投资者退出1年期人民币对美元无本金交割远期看涨合约(NDF)。

热钱流动变缓

浙商证券宏观研究员郭磊对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表示,最近两个月热钱流入与年初相比,规模明显下滑。

郭磊采用的是“残差法”(即热钱流入=外汇储备增加额(或外汇占款)-商品贸易顺差-FDI 流入)。

近年来,我国外汇占款也是大幅飙升,从2002年末到2011年5月末,由2.21万亿元增加到24.39万亿元,增长10倍,远超过外汇储备余额。

而外管局负责人年初表示,残差法漏掉了服务、收益等其他同样重要的国际收支交易。业界也认为这一方法显得过于简陋和粗糙。

不过,郭磊表示,用残差法来估算热钱确实存在误差,但这可以说明趋势变化。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也表示,最近的月度数据和一些迹象表明,6月份以来热钱流入似乎在放缓。

从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走上了渐进式升值之路,而中国也开始进入了“反热钱战争”。

外管局今年2月17日首度披露的官方对“热钱”的估算数据显示,过去10年“热钱”合计净流入近3000亿美元,占同期外储增量的9%。

汇改以来,我国国际收支双顺差规模不断扩大,2005年为2238亿美元,而2010年已为5314亿美元,6年增长137.44%。

此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汇改6年多来获批的QFII共有87家,新增QFII额度超过123.7亿美元(有13家QFII没有公布额度)。

NDF市场反转

“如果NDF相对于DF(境内远期)的价差为正数,那么这个就显示出海外的升值预期比境内的升值预期更强烈。如果倒挂,就说明境内的升值预期更强烈。”招商银行总行资金交易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本报表示。

一直以来,海外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都要大于境内,而近期数据显示,今年5月以来,NDF对DF就出现了贴水,这是汇改以来第二次出现比较明显的贴水情况,前一次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

刘东亮指出,以往每当出现倒挂,人民币升值速度就会较预期减慢,金融危机时的那一次倒挂出现后,人民币汇率就进入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
“除了NDF和DF的价差之外,NDF与即期的升贴水也能看出,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是在减弱的。”刘东亮还指出。

在2005年7月汇改之前,正值美国对人民币升值施压,当时人民币对美元NDF升水(远期汇率高于即期汇率)幅度达5000点水平,而目前升水幅度已降至700点左右。

不过澳盛银行大中华高级经济师杨宇霆也指出,NDF与DF的价差出现倒挂的原因也可能是欧洲主权债务问题和股市下滑,令海外美元需求走高的反应,同时,离岸人民币供应增加也可能分担了NDF的一部分需求。

中信银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也表示,NDF市场是个无本金的市场,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一家人在好好过日子,外人没事干就打赌这家男主人要干啥,不会有实质性影响。

做空人民币

尽管市场主流意见仍看多人民币,并认为多空转折点尚未出现,但少数做空人民币对冲基金的出现,意味着预期已出现分化。

近期,海外市场人民币看跌期权价格小幅上升,交易量也在增加。此外,有消息称,他们通过离岸人民币NDF市场做空人民币。

美国密苏里大学商学院教授冯鸿玑在其研究中指出,由于这类工具只需要较少的本金就可以进行交易,存在较大的财务杠杆,因此为国际游资包括对冲基金进行投机提供了机会。

另外,由于NDF市场的交易量相比期货和股票市场的规模要小得多,较少的买盘就能够达到明显的效果,因此对冲基金往往通过拉高NDF的升贴水水平来引发股票和期货市场的联动,从而达到获利的目的。

“一些对冲基金的操作是配合他们做空中国A股或者港股而进行的。”某国际投行香港分支机构交易员对记者表示,“当前,一些海外对冲基金在做空与中国有关的一切资产,一旦人民币升值停止,甚至贬值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从中获利。”

“从历史上看,主流资金1998年在东南亚甚至在香港进行汇率操纵的手段都是先让本地货币大幅升值,然后本地房地产和资本市场上冲,紧接着进行汇率打压出逃。”兴业银行外汇分析师邱峰告诉记者,“从海外基金目前做空人民币的动作上看,应该说他们还没有达到狙击人民币的战略高度。”

不过,海外做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经理并不认为人民币就一定会贬值,而是认为人民币经历了前期的大幅升值之后,未来增速变缓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正通过传统的和衍生工具卖空人民币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财富管理公司Broyhill Family Offic首席投资官Christopher Pavese一个月前在公司网站发文称,人民币会贬值的可能性比市场普遍认为的要大得多。

邱峰提醒,由于目前人民币是半管制的,而且市场体量很大,想做空中国,难度比较大,可能是个长期的过程。

某中资银行资金运营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对冲基金还可以通过非直接手段来做空人民币,比如说做空澳元,间接做空人民币实现押注中国“硬着陆”的目的。

此外,海外对冲基金还通过境内和境外两个不同市场之间的人民币利差进行套利。

“首先可以通过NDF市场将汇率差价锁定。由于海外本土的利率又比较低,资金可以直接以低利率在海外拿到人民币,然后再从国内以高利率借贷出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利差套利。”邱峰指出。

而德意志银行中国区资本市场风险管理部门主管徐前指出,海外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有深刻的动机,由于境内外人民币市场是两个不同的市场,一些对冲基金利用两个市场的利差和汇率差价来套利,越是打压海外人民币利率获利空间越大。

法国、德国财政部长:将捍卫欧元

Friday, July 29th, 2011

法国和德国财政部长周四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上撰文指出,法德两国将致力于捍卫欧元,支持希腊解决其债务问题。

法国财长弗朗索瓦•巴鲁安(Francois Baroin)和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uble)在文章中表示,他们将捍卫欧元,不会将欧洲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置于险地,因为一体化正是法德两国繁荣的基础。

他们还表示,如果希腊能够加快经济增长并降低负债率,就能够保证其债务的长期可持续性,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必须共同努力。

例如,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Facility, 简称EFSF)将把贷款期限延长至15-30年并下调贷款利率,而私营部门也将采取自愿延长债务偿还期限等措施。

这两位部长还表示,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必需得到加强,使其能够未雨绸缪地采取措施,防止危机蔓延到欧元区其他国家。

“美元陷阱”令中国无法抛售美国债

Friday, July 29th, 2011

外国央行是美国国债的主要债权人,所以当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并未使这些央行大规模抛售撤资的时候,美国政府应该长舒了一口气。

但这些重要投资者继续购买并持有美国国债的原因可能和它们对美国政府整顿财政状况能力的信任没有太大关系,而是由所谓的“美元陷阱”这一无法摆脱的困境所致。

“美元陷阱”是指:如果中国和日本等国央行(其外汇储备总计4万亿美元以上)想要抛售部分巨额美国国债头寸,甚至只是表现出有这种意愿的迹象,这些国家的本币兑美元就会受此影响下跌;而这将迫使他们进入汇市干预,买入美元来保护出口商利益。因此,该陷阱也使得这些央行不得不继续将美元投资到美国国债中。美国国债市场也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接受如此大规模资金且流动性充足的债券市场。

泰国和韩国等部分亚洲央行本周早些时候入市干预,买入美元并抛售本币。日本财务大臣野田佳彦(Yoshihiko Noda)周四也作出或将干预汇市的暗示,他对受到日圆走强影响的出口商表示同情。

美国国债市场共有9.3万亿美元未清偿国债,规模仅次于全球最大的日本国债市场,后者规模为9.7万亿美元。但日本国债约90%由国内投资者持有,与之不同的是,美国国债约一半由外国投资者持有。由于亚洲央行需要规模庞大、流动性高的市场以保证其巨额投资组合进行调整之际不会对物价造成负面影响,因此亚洲央行仍将美元选作储备货币。

截至目前,美国国债市场仍表现良好。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四报2.947%,远低于2月份的年中最高水平3.77%。本周2年期、5年期、7年期国债拍卖的外国需求仅略低于近期平均水平。

瑞士银行(UBS AG)驻新加坡首席外汇策略师Mansoor Mohi-uddin称,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容纳全球约10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池的债券市场。他表示,德国债券和英国国债市场规模分别为1万亿美元左右,而相比之下,黄金市场规模更小。

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两党的政治角力正促使外国央行继续将投资从美元计价产品向别处转移。目前,美元计价储备资产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已经从10年前的70%降至60%左右。但这仍是欧元计价资产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比例的两倍以上。预计任何进一步的外汇多样化投资都将循序渐进。

到目前为止,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国家官员还未对美国债务谈判僵局发表过激言论。中国新华社周四发表两篇文章,批评美国领导人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的角力将全球经济置于危险境地。但文章同时将美国国债描述成最安全、最稳定、风险最小的债券,而美国国债市场是唯一一个可以容纳中国快速增长的外汇储备的市场。

荷兰商业银行(ING BANK, 又名:安银银行)首席亚洲经济学家Tim Condon表示,即使美元仍在贬值,但各国央行将继续增加美元储备资产,因为这是央行的唯一选择;这是央行为放慢本币升值速度、保护出口商的折中方法。

债务谈判僵局令美元雪上加霜

Friday, July 29th, 2011

围绕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的激烈争论损害了美元作为避风港货币的地位,导致美元兑一些在全球金融动荡期间走势应较疲软的风险敏感型货币也出现下滑。

但对美元不利的还有另一个因素,那就是美国的低利率,这促使投资者纷纷将美元用于融资套利交易货币,投资其他收益率更高的货币。

实际上,美国政府越是力争实施有效的经济增长政策,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可能越是不得不维持其超宽松的货币政策,而这将继续对美元造成不利影响。

本周大部份时间中,由于市场担心美国可能发生违约及该国信用评级可能被下调,美元兑所有主要货币都大幅下滑。但在周三,虽然美国政界尚未就上调该国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达成协议,但避险买盘推动美元上涨。

尽管有观点认为美元下跌完全是受美国债务谈判影响,但市场对美国资产的信心并未受到严重影响。除了在本周美国国债收益率受避险人气影响而开始上升外,债券投资者基本上并未受到债务上限谈判的影响。与此同时,股市出现下跌,但尚未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阶段的急速下挫。

不过,Tempus Consulting驻华盛顿的资本市场副总裁Greg Salvaggio表示,如果美国评级被下调或美国出现技术性违约,美元可能面临丧失其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吸引力。不过,他认为Fed的零利率政策也是美元走弱的原因之一,因为零利率无法对日渐加大的美国经济前景风险提供补偿。

在美国收益率处于低位时,美元丧失避风港地位可能在寻求稳定性和较高投资回报的投资者中引发Salvaggio所称的收益率之争。投资者将追逐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较高收益率的美元资产。

在市场避险情绪升温时,澳元、加拿大元和新西兰元通常会大幅下跌,但周三这三种货币兑美元均创出数年新高,凸显出高收益率对外汇投资者的重要性。

对于部份投资者而言,目前让人最难理解的是欧元令人吃惊的抗跌性。虽然市场对希腊债务问题可能蔓延至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担忧加剧,但欧元已升破1.40美元。

Samson Capital Advisors的投资组合经理兼投资委员会主席Jonathan Lewis表示,货币政策、财政状况及经济增长是相互关联的。而在这三个方面,欧洲的情况都比美国好。

Lewis称,在目前较为动荡的市场环境下,欧元略胜一筹,他还表示,与华盛顿针锋相对的政治环境相比,欧洲领导人所表现出的透明度和妥协意愿更为可取。

他还指出,短期美国国债的走势可能成为市场风向标。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本周显著上扬,这与避险情绪会导致收益率下滑的正常趋势相悖。

Lewis称,经济增长加速、Fed收紧货币政策或发生债务危机都可能是导致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的原因。而投资者目前是受到了第三个原因的影响。

美国发生违约反而可能引发美元上涨

Wednesday, July 27th, 2011

一些策略师称,虽然有违直觉,但如果美国政府未能在8月2日的最后期限之前提高债务上限,美元真的有可能会升值。

这并不是因为投资者们看涨美元,也不是因为他们对美元抱有信心,而是由于交易员们的头寸调整。

交易员、特别是那些推动汇率短线剧烈波动的投机性交易员,此前已经积极作空美元,同时大举作多股票、新兴市场资产、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受益的商品货币这类高风险资产。

上周末,美国议员未能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市场之前的预期落空。美元兑欧元及英镑周一守住阵地。欧元与英镑近来是交投最活跃的货币。

美元兑日圆及瑞士法郎走低。瑞士法郎通常是投资者风险偏好降温的受益者。

不过,花旗集团(Citigroup)外汇策略师Andrew Cox称,杠杆投资者已极度作空美元,因此,如果有新的事件导致风险偏好加速降温并加剧不确定性,那么市场下意识反应可能是反其道而行,作多美元。

这是因为,交易员们将被迫调整此前以高风险资产为主的头寸,重新买入美元。

Cox称,这未必说明投资者乐于持有美元资产,这类操作更多是出于技术面的原因。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G-10外汇策略部全球主管Alan Ruskin称,这种波动可能仅持续一个交易日。

他称,美元将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高风险资产头寸的平仓活动。

他说,这并不意味着坏消息会提振美元,如果美元上涨,更大程度上是由一些短线抵消效应所致。

他指出,那些被认为作空美元交易相对集中的资产市场最有可能反映上述情况,例如墨西哥比索、智利比索、哥伦比亚比索等拉美货币。

美元兑墨西哥比索本月以来下跌了0.6%,今年迄今累计下跌5.7%。美元兑智利比索本月以来下跌1.2%,但兑哥伦比亚比索仅下挫0.2%。

Cox称,美元兑澳元、新西兰元以及加元可能会扭转最近几周来的跌势。

美元兑澳元本月以来下跌1.5%,兑加元和新西兰元分别下跌2%和4.5%。

全球主要货币方面,受欧洲主权债务问题影响,美元兑欧元汇率近期走势呈双向波动。

Cox称,美元兑欧元近期走势相当无序,因为那些想押注欧元的投资者不愿将美元作为对手货币。

他说,他们宁愿买入(或卖出)欧元,抛售(或买入)瑞士法郎、日圆或英镑。

欧元兑美元本月以来下跌0.8%,但今年迄今累计上涨7.4%。

Cox称,如果他国陷入财政困境,瑞士法郎势必是投资者首选的避风港,在充满变数的环境下,情况也是如此。

美元兑瑞士法郎本月以来下跌4%,今年迄今累计下跌近14%。

欧元兑瑞士法郎7月份下跌近5%,今年以来累计下跌了7%。

美国债务僵局令美元暴跌

Wednesday, July 27th, 2011

全球投资者对美国未能达成一项债务协议感到不满,导致美元兑多种货币跌至历史最低水平,从中或许能看出若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未能达成一致会出现何种后果。

民主党和共和党仍未能就促使美国提高债务上限并制定减少政府长期借债需求的计划达成折中方案。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众议院议长、俄亥俄州共和党议员博纳(John Boehner)的讲话凸显出双方意见仍相距甚远,随后的几个小时,亚洲交易员纷纷抛售美元,令美元对其他几乎所有货币贬值。

美元兑瑞士法郎及新加坡元跌至历史最低水平,兑欧元、澳元和加元贬值,对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14年来新低。据知情交易员说,美元对韩圆、泰铢和菲律宾比索跌至或接近金融危机前水平,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干预汇市以抑制跌势。

表明金融市场弥漫着担忧情绪的一个迹象是,菲律宾说正为美国未能解决僵局可能造成的动荡做准备。

菲律宾财政部长普里西马(Cesar Purisima)说,美国未能达成一项债务协议正导致人们对美元失去信心,并可能促使人们加快寻找替代储备货币。菲律宾拥有690亿美元外汇储备,并且与大多数国家一样,其中大部分应该都是美国国债。

他说,一旦人们对美元失去信心──事实上已经开始失去信心了──对美国人造成的影响会比现在他们所争论的问题大。

普里西马说,菲律宾正在尽自己所能使本国金融系统为美国可能导致的动荡做准备,我们正在改善资产负债表并确保流动性越强越好。

股市未受担忧情绪影响,亚洲股市上扬,令汇市陷入一片混乱。香港恒生指数升1.25%至22572点,尽管日圆走强,但日经225平均指数(Nikkei 225 Average)升0.5%至10098点。

花旗集团驻伦敦外汇策略师Valentin Marinov说,投资者似乎不大在乎美国评级遭下调的可能性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他们更关注对美元的消极影响;这可能意味着美元会进一步下跌。

在东京时间周二早间博纳的讲话后不久,美元兑日圆跌至77.88日圆,为3月日本地震、海啸和核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之后,美元小幅回升至约78.10日圆,但仍较年初跌了3%。周二早间美元的下跌引发公众再次呼吁日本政府干预汇市以遏制日圆的升值。日圆的升值可能会损害日本业以脆弱的出口行业。

日本财务大臣野田佳彦(Yoshihiko Noda)重申了此前的说法,即最近日圆的升值是不均衡的,不过拒绝提高政府可能会干预汇市的警报,周二下午他说自己在日圆上的观点没有变化。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一致认为,即使美国债务上限得以上调,如果让步不包括一项长期方案,美国政府令人羡慕的AAA评级也可能面临危险;假如评级下调,则意味着随着投资者转向那些依然保持最高评级的资产,美元可能会进一步下跌。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首席日本外汇策略师Masafumi Yamamoto说,很难想像债务上限问题和平收场会给美元不断走软的趋势划上句号。

其他人则把周二美元的下跌视为经济力量从负债累累的美国移至更强劲的新兴市场(特别是亚洲)的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

惠理基金管理公司(Value Partners)驻香港高级基金经理Fawaz Habel说,亚洲货币的升值将是未来数年的投资主题。美国债务僵局只是向投资者提供了增大对非美元货币敞口的借口。

直到周二前,美元没有因债务谈判的一波三折而出现任何异常方向的走势。这令交易员困惑不解,他们不清楚美元是否可能甚至会在债务违约或评级下调的情况下升值。

过去几年来,美元和美国国债一直是安全避风港,在经济不确定甚至美国经济陷入困境的时候上涨。这一趋势可能会发生改变。

汇丰(HSBC)驻香港高级外汇策略师许百毅(Daniel Hui)说,现在美国国债本身开始让投资者逃往安全的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证明美国国债仍能作为安全避风港。

他说,预测债务状况进行交易一直很难。周二美元遭到大规模抛售,是因为市场一致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抛售美元。

伯南克美式幽默玩转汇市 美债风暴乌云压境

Friday, July 15th, 2011

在过去两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玩了一把幽默,更将全球金融市场玩弄于鼓掌之间。QE3也成了伯南克单口相声的包袱,但这既不可乐,又无聊透顶。外汇市场上,美元在经历周三的大幅下挫后,昨日展开反弹,美指仍运行在盘整区间之内;欧元兑美元则回吐了周三部分涨幅,汇价目前维持在1.42水平下方。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14日重返国会听证会。相比前日,伯南克的讲话内敛了许多。关于是否推出QE3的问题上,他选择了轻描淡写,以避免公众过度解读。

伯南克昨日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称,现在的情形更加复杂了。通胀率在上升,近期美国经济将会如何发展也无法确定。我们现在并未准备采取进一步刺激措施,要看美国经济的具体发展情况。暗示当前并无计划实施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

反观周三,伯南克曾意外表示美联储已经做好准备进一步刺激美国经济。这一言论瞬间引发市场有关美联储或推出QE3的猜测。而多数投资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美元暴跌束手无策,黄金却再创历史高点。

昨日伯南克的“变脸”令人感到意外,不过这也在短线止住了美元的跌势。不过,这一劫过后,美国国债谈判大限将至才是接下来美元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从目前反馈的信息来看,美国两党都不愿在谈判桌前作出让步,这意味着胶着态势很可能拖延至8月2日前夕。但悬而不决的局面势显然会对美元产生不利。

欧元兑美元昨日见顶回落。日图技术指标显示,5日均线升速放缓,中期均线处于下行状态;KD指标依然走低。短线关注支撑位1.4110/30,跌破该位,欧元将加大调整幅度。其后支撑在1.40水平。上方阻力在1.4270附近。预计欧元在宽幅整理过程中,重心将会下移。中长期破位下行的可能性偏大。

对赌交易亏多赚少 挂钩外盘炒汇陷阱多风险大

Thursday, July 14th, 2011

前不久,一位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国内一家外汇投资咨询公司“炒汇”,一周后亏损了2/3,追加资金后又亏4/5,他表示,自己无论投资方向是否正确,80%的情况下都会是止损。这名网友感到很奇怪,之后找到该公司负责人,对方答应可以请海外操盘手将资金追回,一个月后才将几万元归还该网友,但该网友怀疑这些钱是公司为了息事宁人自己掏的。

记者了解到,由于银监会于2008年6月叫停了银行的外汇保证金交易业务,促使一些外汇投资公司诞生,这些公司多通过“地下”炒汇的方式向投资者融资,这个过程不仅风险大,而且陷阱多。

现状:多家公司涉嫌非法炒汇

国内最大的外汇投资中介机构——应时投资公司被查封一事,使地下炒汇的风险开始被人们所警惕。

一位银行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曾在某外汇投资咨询公司做交易员,对一些所谓的外汇投资咨询公司比较了解。他介绍,这些外汇投资公司多是由境外交易商提供网络交易平台,国内投资咨询公司拉拢居民进行外汇保证金交易。居民将资金汇入指定境外对公账户,公司会为开户居民提供一份开户合约,并提供一个号码用于登录软件,而这个号码实际上挂靠对公账户,交易员可以选择把钱打入对公账户,也可以选择进行账内操作,即对冲、对赌。据了解,有的公司甚至并非使用境外交易平台,只是内部平台交易。

陷阱1:账户无法监管存漏洞

本报理财师、中国银行理财经理林铁峰介绍,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保证金业务,账户受监管部门监管,投资者无须担心资金用途,而一些非法公司并未获得监管部门批准,仅仅在海外注册一个公司就从事外汇保证金或黄金期货等业务,其资金是否用于外汇保证金交易不得而知,资金监管缺位。

银行业内人士表示,一些所谓的外汇投资咨询公司实际上是空壳公司。由于没有注册资本金限制,加盟一家这样的公司只需5万元,费用仅包括场地出租费用、办公设备等。一旦出现空壳公司老板携款潜逃的情况,没有任何资产可以变卖,并且资金多是划到海外,投资者即使想追回资金也难。

从汇款流程来看,资金汇出后投资者仅得到一份进账单,而进账单并未列明是用于从事外汇保证金投资,且账户合同中也仅盖有公司章,没有任何监管部门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

陷阱2:对赌交易亏多赚少

业内人士指出,正规的外汇交易平台是将资金打入有监管的外汇公司进行操作,资金最终用于国际外汇市场交易,交易公司从中赚取交易点差,属于合法交易。而“对赌”则是通过公司内部的交易平台,公司是庄家,如果投资者赚钱,公司就从自己账户中划钱给投资者,若投资者亏钱平仓,则资金就归公司。投资者亏钱越多,交易员和业务员从中获取的提成越多,这种交易类似赌博,通过公司内部操作,投资者总是亏多赚少。

澳元飙升引担忧 最大风险是中国?

Thursday, July 14th, 2011

一些大型投资者开始担忧起了澳元。自金融危机最严重那段时间至今,澳元兑美元汇率已大幅飙升75%。

澳元兑美元接近1.10美元的5月高位。

这些持怀疑看法的人预计澳元涨势已经是强弩之末,澳元还有可能面临暴跌这一更糟糕的命运。澳元兑美元前不久达到了自澳元汇率1983年自由浮动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他们担心的是,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速大幅放缓,它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等资源的巨大需求将因此减弱。

美国加州投资基金First Quadrant的合伙人雷瓦诺尼(Dori Levanoni)说,澳元已经涨过了头。该公司管理着约180亿美元的资产,近几个月已经建立起看空澳元的头寸。位于苏格兰爱丁堡、管理着约2,500亿美元资产的标准人寿投资(Standard Life Investments)目前正在缩减其部分做多澳大利亚国债的头寸,该公司今年初曾较为积极地买进澳大利亚国债。

看空澳元在过去几年一直“曲高和寡”。中国经济今年第一季度9.7%的强劲增长率在全世界仅居阿根廷和土耳其之后,而周三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二季度的同比经济增长率只略微放缓至9.5%。投资者因担心欧美增长乏力和债台高筑,他们更愿意投资澳大利亚这个受矿业推动且财政状况良好的经济体。甚至有人说,澳元已成为投资者在非常时期的避险天堂。

周三,澳元兑美元跃升1.6%,升至1澳元兑1.08美元左右,接近五月份时所创1.10美元的高点,这是因为有许多人猜测,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可能会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美国经济复苏。

但是,对澳元命运的种种揣测中有一个陷阱:这些预测能否成真有赖于一些不受澳大利亚控制的因素,而市场对澳元任何形式的下跌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一些外汇市场的参与者为此如坐针毡。

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驻纽约的分析师David Woo说,大家都看多澳元,这是一种一边倒的交易,而我要说,现在做多澳元的人已经太多了。

对看好澳大利亚的人来说,最大的风险是中国。如果中国官员突然加息以应对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或是中国像一些投资者日渐开始猜测的那样,遭遇楼市或银行业的崩溃,那么中国经济可能会放缓,损害对澳大利亚资源的需求。据纽约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的数据,2005年,西澳大利亚重要贸易地区黑德兰港(Port Hedland)有45%的出口是对华出口,截至去年这一比例飙升至70%。

Standard Life Investments全球策略师哈德森(Frances Hudson)说,我们确实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会放缓,这就加大了预测行情的难度。该公司发言人说,旗下规模150亿美元的基金Global Absolute Return Strategies正在中和其做多澳大利亚国债、做空日本国债的押注。

不过,澳大利亚潜在的问题并非都与中国有关。分析人士说,如果市场遭遇了类似2008年危机的严重打击,投资者可能会抛售澳元。这是因为澳元颇受融资套利交易者的青睐。与此同时,鉴于美联储不再印钞票来刺激更强劲的经济复苏,美元对澳元可能会重新获得优势地位。融资套利交易者通常借入美元和日圆等低收益货币,用来买进澳元等收益更高的货币。

另外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最近有关澳大利亚自身经济增长、零售额和楼市的数据较预期疲弱。澳大利亚央行最近下调了对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期,部分原因是高估的澳元,高估的澳元损害了旅游业和制造业。

纽约银行驻伦敦外汇分析师梅勒(Neil Mellor)说,经济基本面开始出现问题。

First Quadrant的雷瓦诺尼在考虑通过押注澳元贬值获利。他说,2008年底他很看好澳元,不过2009年澳元兑美元从约0.60美元上升至0.80美元以上时,他开始产生怀疑。他目前押注澳元兑其他发达市场货币会贬值。

雷瓦诺尼说,这样的澳元汇率水平缺乏基本面的支持。

欧元前景不妙

Thursday, July 14th, 2011

欧元下跌的很快:周二欧元兑美元汇率创下1.3836美元的低位,自上周五以来下跌了5美分。今年以来支撑欧元兑美元汇率维持在高位的许多因素已经消失了。

除非欧洲的决策者能将支持欧元的言论落到实处,否则难以想象欧元复苏的前景。

今年5月欧元兑美元曾触及1.49美元的高点,比年初高出了12%,一周前这一汇率水平还在1.45美元的水平。到目前为止,欧元的强势可以用好几个因素来解释:在欧洲央行加息的同时美联储却维持利率水平不变。股票等风险资产和公司债券市场的表现良好,这些因素都有利于欧元,而不是被视作安全港湾的美元。

只要希腊债务危机能得以控制,全球市场就能够忽视这个问题。

自4月初被视作安全阀的瑞士法郎兑欧元的汇率上涨12%以来,在欧洲内部,欧元的疲态就最清楚不过的显现出来了。

但拖累意大利的债务危机对全球构成了威胁。意大利有着全球第三大政府债券市场。投资者正在降低对欧洲央行进一步加息的预期。随着公司债的收益率大幅上升,而股票的收益率却在下降,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也随之降低。而欧洲内部各国国债收益率趋同的趋势也渐渐不存在了: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注意到,周一,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下了自1997年以来的新高,超过了6%。

从技术角度来看,也有令人担忧的迹象。周二欧元兑美元汇率曾一度跌破200日移动平均数──1.3906美元。这可能会促使顺势投资的基金转为看跌市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的期货交易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早些时候,此类杠杆基金仍持有欧元的净多头。

欧元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跌。尽管美元存在自身的问题,但欧元兑美元汇率仍然高于年内1.30美元的低点。而相对于那些财政状况良好国家的货币,比如瑞士法郎或瑞典克朗,欧元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跌。

惟一可能对欧元前景有利的因素是欧洲国家能对债务危机做出一致反应,但目前看来这还不可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