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1

如何在等待港元与美元脱钩时获利

Monday, September 26th, 2011

港元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会结束,但不会很快结束。问题是如何在联系汇率制度结束之前的这段等待时间里获利。

在纽约,结束联系汇率制度的理由看来显而易见。由于美国经济恶化、美元走软,与美元挂钩的港元随之走软。这会增大通胀压力,加剧资产价格泡沫。与此同时,香港的命运更加紧密地与金融体系开始慢慢开放的中国内地联系在一起。在联系汇率制度有朝一日将结束、港元会随之升值的预期之下,买入期限较长的港元看涨期权是非常合理的。

1月拍摄到的香港夜景,图为“幻彩咏香江”灯光音乐汇演的场景。

但在香港,理由则没有这么一目了然。人们对联系汇率制度有着强烈的好感。自1983年以来,联系汇率制度支撑了香港数十年的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

联系汇率制造成的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代价非常高。7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升了7.9%,房价则在飙升。不过,作为贸易和金融中心,全球经济出现任何的下滑,香港都会受到打击,价格上涨的压力也会随之减轻。

即使价格上涨压力没有减轻,香港金管局对通货膨胀也有着很高的容忍度。汇丰(HSBC)亚洲经济研究主管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指出,上世纪90年代初,香港的通货膨胀率曾高达12%以上,却丝毫没有动摇联系汇率制度。

从较长远的角度看,香港与内地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不断减弱,这将更有力地证明应该打破联系汇率制度。如果内地采取使人民币完全可兑换的措施,游戏规则将会彻底改变。不过,人民币完全可兑换需要多年才能变为现实。在联系汇率制度结束的时间如此不确定的情况下,除买进到期时可能一钱不值的期权外,是否还有其他可以获利的办法?

一种可能是,干脆买进港元计价的资产,比如房地产或股票。好处是:在港元依然与美元挂钩时,买进港元计价的资产有可能获利。以房地产为例,走软的美元使房地产对国际买家来说更加便宜,而且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港元利率很低。至于香港股市,很多上市公司都是收入以人民币计算的内地企业,随着目前人民币兑港元的升值,这些收入折算成的港元也在增多,使公司业绩显得更加强劲。

显然,假如港元重估,这类资产的投资者会因汇率而获益。但他们也会因港元资产的价格可能大幅波动而承受风险。一定程度上由于来自内地的资金,香港的房地产价格一路飙升,不过升速目前已开始放缓。如果结束联系汇率制度,将使香港房地产对外国买家来说更加昂贵,进而可能会加大价格下行压力。

对于那些愿意长期押注香港的人来说,他们的投资有朝一日可能会因港元的重估而升值。不过,那些希望直接投资港元的人总有办法将手里的现金用起来。将现金从美元转为港元,影响微乎其微,因为港元和美元利率是相互跟随的。由于港元不太可能贬值,港元的重估可能会带来惊喜。

CFTC再度起诉11家外汇公司接受美国客户

Tuesday, September 20th, 2011

华盛顿9月8日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宣布,即日起同时向伊利诺伊州,纽约州,犹他州和怀俄明州联邦地方法院起诉11家外汇公司,指控11个实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参与外汇交易,而他们并没有在CFTC注册。被起诉的11家外汇交易商的名称有:

1st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 注册在怀俄明州;

City Credit Capital, (UK) Ltd., 英国公司;

Enfinium Pty Ltd., 澳大利亚公司;

GBFX, LLC, 注册在纽约;

Gold & Bennett, LLC, 注册在纽约;

InterForex, Inc., BVI公司;

Lucid Financial, Inc., 注册在犹他州;

MF Financial, Ltd., 伯利兹公司在纽约设有办事处;

O.C.M. Online Capital Markets Limited, BVI公司;

Trading Point of Financial Instruments Ltd. 塞浦路斯公司;

Windsor Brokers, Ltd., 塞浦路斯公司;

这是据今年年初第2次全国性外汇监管审查行动。CFTC执行总监大卫 – 梅斯特表示:“这些行动反映了CFTC行动的连续性,以促成投资者在外汇市场的安全,严格执行CFTC在2010年10月生效的外汇新法规。 这些新的法规要求参与外汇市场的交易商须在CFTC注册,并遵守法规防止潜在的欺诈活动,这些都是为了保护公众的利益。“

CFTC原文:http://www.cftc.gov/PressRoom/PressReleases/pr6108-11

交易员擅自交易 瑞银巨亏20亿美元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11

瑞士银行(UBS AG)说,该行一位交易员未经上级批准私自动用银行自有资金进行交易,造成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瑞银这一具有戏剧性的坦白提出了一些新问题,即作为全球最大银行之一的瑞银能否管控风险?全球监管机构又是否有能力对其进行监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未经授权的衍生工具交易对赌导致了上述损失。瑞银称客户头寸未受影响。

瑞士银行说,该行交易员阿杜伯利未经上级批准私自动用银行自有资金进行交易,造成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图为阿杜伯利。

瑞银在周三晚间发现了这一问题,并在周四凌晨1点通知伦敦警方,称该行一名交易员存在欺诈行为。周四凌晨3点30分,伦敦警方以涉嫌滥用职权构成欺诈逮捕了一名31岁的男子。

据知情人士透露,被逮捕的这名男子名叫阿杜伯利(Kweku Adoboli),是瑞银驻伦敦的一名交易员。此人动用瑞银的自有资金在与交易所买卖基金(ETF)相关的金融工具上押下赌注。这类金融工具允许客户交易追踪大盘指数走势的证券。警方说,被逮捕的这名男子还未被起诉,直到周四晚上仍被羁押。记者无法联系到阿杜伯利就此置评。

据知情人士透露,和阿杜伯利在一起工作的交易员约翰•休斯(John Hughes)已经辞职。休斯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瑞银已经令阿杜伯利所在交易部门的其他多位交易员停职,等待有关是否还有其他交易员参与了此案的问询。

此次危机令瑞银股价大跌,周四欧洲股市交易时段瑞银股价跌幅接近11%。

更广泛地说,这一事件向业内高管提出了有关这家银行的监管工作以及监管机构是否有能力监督此类违规行为的问题。

这一事件的很多方面目前仍不清楚,其中包括阿杜伯利被控进行的交易具体是哪几宗?为什么发生了如此严重的损失而阿杜伯利的上级却一无所知?瑞银是如何发现这些未经授权的交易的?

瑞银拒绝了提供详情的要求。

瑞士金融业监管机构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Swiss Financial Market Supervisory Authority, 简称Finma)、瑞士财政部以及瑞士央行均拒绝对潜在损失或事件的可能原因置评。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也拒绝置评。

鉴于瑞银业务在英国的具体构建方式,目前尚不清楚哪一个国家的监管机构对瑞银在伦敦的这一ETF业务负有监管之责。

此次被控未经授权的交易所导致的损失金额,在金融史上可以排到前几名。在过去二十年中,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SA)、霸菱银行(Barings PLC)以及美国券商Kidder Peabody也都曾是类似违规交易的受害者。

这条消息对瑞银首席执行长格鲁贝尔(Oswald Grubel)挽回客户信心的努力来说是一记重创。瑞银是受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银行之一,三年前,其投资银行部门不得不将其证券交易减记约500亿美元。现在,它的风险管理体系再次受到人们的怀疑。

LinkedIn网站上“奎库•阿杜伯利”名下的资料显示,五年以来,阿杜伯利一直是在一个买卖大型证券组合、或允许客户通过期权等工具对这些证券下注的交易室工作。

知情人士说,他利用瑞银的资金买卖衍生品合约,合约所基于的证券包含在ETF内。

他所在的交易室专攻“Delta 1”类产品。银行和投资者可以利用这类产品跟踪基础资产或指数。“Delta”术语反映的是风险水平,“Delta 1”意味着亏损风险有限。银行提供的“Delta 1”产品有五六种,其中包括ETF产品。

熟悉瑞银这个交易室的交易员说,亏损达到如此大的规模,很可能是跟瑞士法郎近几个星期的剧烈波动有关。9月6日,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说要通过购进欧元来阻止瑞郎的急剧升值。受此消息影响,欧元对瑞郎上涨了8.8%。

ETF一般是跟踪市场指数,并像股票一样买卖,它已经成为银行业的一块重要业务。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全球管理的ETF资产已从2005年的4,100亿美元增至去年的1.3万亿美元。

一些ETF已经越来越复杂难懂,因为银行已经找到了利用ETF建立衍生品式敞口的办法。

LinkedIn资料显示,在做交易员之前,阿杜伯利作为一名辅助交易的分析师在一个“后端”职位上工作了三年。“后端”员工录入交易并执行与交易相关的会计工作,而所谓的“前端”员工则负责执行交易、与客户沟通。

阿杜伯利最初似乎是做这些交易的技术性工作,后来才成为一名执行这些交易的员工。一些银行已经对后端技术人员转做面对客户的交易室工作实施了限制,因为这些员工有可能利用他们的知识操纵交易。

瑞银没有就它是否有这样一个限制的问题发表评论。

瑞银因未授权交易致损失20亿美元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11

瑞士银行(UBS AG ,UBS)股价周四重挫10%,因该行警告称,由于旗下投资银行的未授权交易对该行构成严重冲击,第三季度可能会陷入亏损。

瑞士银行表示,一位雇员进行的未授权交易导致该行蒙受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

在欧洲金融类股普遍上涨之际,瑞士银行股价逆市下跌,格林威治时间0800,该股下跌5.8%,至10.29瑞士法郎。同时瑞银5年期债券一年信用违约掉期(CDS)费率上升15个基点,至225个基点。

瑞士银行发布简短声明称,仍在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但该行目前预计损失将在20亿美元左右,这可能导致瑞士银行2011年第三季度出现亏损;但客户的头寸未受影响。

瑞士银行发言人拒绝就上述声明进行详述。目前尚不清楚都涉及哪些交易或金融工具。

瑞士金融监管机构Finma、财政部(Finance Ministry)及瑞士央行均拒绝就瑞银可能出现的亏损或背后原因发表评论。

Espirito Santo Investment Bank分析师表示,瑞银的损失似乎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但这对稳定市场人气及市场对瑞银风险管理能力的信心毫无帮助。银行通常会通过风险控制系统及每日审查交易记录来防止非授权交易,但对银行业来说,此类交易引发的损失一直难以杜绝。

此外,另一位未具名分析师也表示,瑞银的损失似乎可控,由于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占资产的16.1%,瑞银应该可以轻松消化这笔损失。

欧元大幅走高 因欧洲央行向银行业注入美元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11

纽约汇市周四,欧元大幅走高,因全球五大央行周四宣布将联合向欧洲银行系统注入美元。市场预期此举或能帮助欧洲银行业避免流动性吃紧局面。

电子交易系统显示,周四尾盘欧元兑1.3875美元,周三尾盘报1.3756美元。美元兑76.70日圆,周三尾盘报76.62日圆。欧元兑106.45日圆,周三尾盘报105.39日圆。英镑兑1.5804美元,周三尾盘报1.5763美元。美元兑0.8693瑞士法郎,周三尾盘报0.8761瑞士法郎。

ICE美元指数由76.833降至76.290。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周四宣布,将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和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协同向欧洲银行业注入美元。鉴于欧元区债务危机尚未解决,再加上市场对希腊违约的担忧升温,投资者对2008年金融危机可能重演的紧张情绪一直拖累银行类股。

尽管还没有针对希腊财政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但投资者将今日欧洲央行的举措解读为欧洲官员更加果断遏制危机蔓延的迹象。

欧洲央行的举措有效地增加了当前全球市场的美元供应。短线来看,这意味着美元将走软。

全球五大央行协同采取行动带来的乐观情绪使投资者基本忽略了今日一批低迷的美国经济数据。9月10日当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加,美国8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升。与此同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费城联邦储备银行分别发布的辖区制造业调查均显示制造业活动停滞。

市场关注焦点集中在下周将召开的Fed货币政策会议。大多数分析师预计,Fed将推出新的举措来刺激疲弱的经济。

全球五大央行将协同提供美元流动性

Friday, September 16th, 2011

全球五大央行周四计划通过三次美元流动性招标向欧洲银行体系注入资金,以避免发生新的流动性危机。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表示,将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和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协同执行三次美元流动性注资操作。

出于对欧洲银行系统在欧洲债务危机风险敞口过大的担忧,美国贷款机构纷纷停止提供贷款,导致该地区美元流动性严重短缺,而五大央行的举动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此次招标计划主要是为了确保欧洲银行业获得美元融资,因为数月来私营部门投资者拒绝对现有债务展期。新招标计划具体操作是银行向欧洲央行投标获得美元,但Fed的实际交易方为欧洲央行,并非投标银行,这就降低了Fed的交易风险。

受此消息影响,欧元兑美元和日圆上涨超过1%。

欧洲股市同样走高,法国银行类股领涨。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 SA, BNP.FR)涨15%,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 SA, ACA.FR)涨8%,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SA, GLE.F)涨7.4%。

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日前承认,经由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获得美元的融资渠道已经枯竭,现已找到替代的美元融资来源。两家银行同时还收紧了美元借贷,并寻求出售资产以增加资本,表明围绕法国等地区经济放缓的潜在担忧正在升温。

德国国债和英国国债大幅下挫,因市场风险偏好受到提振。十二月德国国债期货跌161点至135.36点,十二月英国国债期货跌145点至128.70点。

Miller Tabak Roberts Securitiesz固定收益策略部门的高级副总裁Adrian Miller表示,很显然欧洲央行正在努力消除市场对欧元区融资能力的疑虑,市场也对央行此举作出了回应:避险资产延续早些时候的跌势,而风险资产则在飙升。

欧洲央行表示,上述美元流动性招标的期限约为三个月,可向银行系统提供无限资金。整个招标活动将持续到年底,将作为欧洲央行现有例行操作的补充。央行表示,三次招标的时间分别为10月12日、11月9日和12月7日。

欧洲央行上一次提供3个月期美元流动性招标是在去年5月份。

裕信(UniCredit)驻米兰的经济学家Marco Valli表示,在欧元区银行业美元融资趋紧的迹象不断增加之际,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据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和CreditSights的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一年,由于担心欧洲银行业在希腊等欧洲经济体的风险敞口,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等机构对其关闭了逾7,000亿美元的贷款渠道。

欧洲银行业因而不得不缩小美元放贷规模,并向中东等较远地区寻求美元资金。

欧洲央行周三表示,两家银行从该行获得了5.75亿美元资金。这是欧洲央行六个月来仅第二次向欧元区银行业提供美元资金。但该行没有透露向其寻求资金的银行的名称。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纽约的资深外汇策略师Greg Anderson表示,五大央行的联合行动可能足以暂时避免流动性危机。他表示,若欧元区遭遇其他重大冲击,这些措施可能会显得捉襟见肘,但年底前的问题或足以应付。

瑞银(UBS)外汇策略负责人Geoffrey Yu则表示,由于欧元区政府迟迟不能达成债务危机解决方案,预计欧洲银行业仍会面临流动性问题。

他表示,上述举措没有改变什么;虽说能帮助银行业应付几个月,但也只是权宜之计。

欧元跌势波及新兴市场货币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11

欧元最近的弱势正在向一度节节走高的新兴市场货币蔓延,原因是投资者担心欧洲的金融问题将扩散到全世界,因而逃离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购入传统的避险资产。

这种效应在首尔和雅加达体现得尤为明显。首尔市场在四天的长周末之后重新开放。据交易员说,韩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央行力图抑制本币的跌势,各自向外汇市场投入了10亿美元左右以支持本币。

虽有这些措施,美元仍对韩圆上涨3%,达到3月份以来最高水平。美元对印尼盾也涨至1美元兑8,720印尼盾的水平,低于盘中高点8,820盾,不过仍然大幅高于周二尾盘的8,660盾。南非兰特下跌超过1%。

亚洲交易时段,澳大利亚元下跌逾1%至1澳元兑1.0180美元,是日本3月地震、海啸发生后市场大跌以来的最低水平。纽约临近中午时,澳元报1.0226美元,仍旧低于周二尾盘的1.0312美元。澳元被视为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速度的一个“代言人”。

这些走势进一步说明,欧洲债务危机正在向几千英里以外的金融市场渗透。曾有数周时间,在亚洲股市跟随欧美股市螺旋下行的时候,亚洲货币依旧持稳。在美国债务评级被下调之后、欧洲的问题仍未解决之际,一些人甚至说新加坡元和澳元等货币是新的避险资产。这两种货币都有AAA级债务的支持。

但这些市场上周五开始出现裂缝。随着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希腊违约,全球市场重挫,巴西雷亚尔和墨西哥比索等货币逼近一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当天德国在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最高代表斯塔克(Jurgen Stark)辞职,进一步加剧投资者担忧。

投资者的担忧在本周继续加剧。比如过去一周新加坡元对美元下跌3%。周三,美元从1.2396新元涨至1.2454新元。在新元下跌的同时,欧元兑美元汇率在经历盘中一些巨幅波动后企稳。

汇丰银行(HSBC)驻香港外汇分析师马科尔(Paul Mackel)说,在一段时间内,亚洲货币是非常稳定的,但随着担忧情绪变得十分强烈,周三出现了断裂点。

购买以新兴市场当地货币计价的债券一直是很受对冲基金及其他投资者欢迎的一个选择,因为他们寻求更高的收益率并希望在货币升值时获得额外收益。对使用杠杆的投资者来说,最近的外汇抛售可能已经摧毁了他们所有的收益。亏损迫使投资者套现对亚洲货币的押注,这些押注通常是基于美元的疲软。

周三,投资者转向了在形势最恶劣时期拥有最具深度的市场和享有避险货币之名的两种货币:日圆和美元。虽然日本和美国的经济都处于疲软状态,日本国债信用评级低于AAA,美国国债的AAA评级上个月遭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下调,但投资者们依然转向了这两种货币。

虽然希腊财政再度紧张,但投资者的上述举动对欧元维持稳定起到了帮助。周三上午晚些时候,欧元兑美元汇率为1欧元兑1.3708美元,高于周二尾盘纽约市场的1.3679美元,但较8月底的1.4372美元大幅下降。美元兑日圆汇率从1美元兑76.97日圆跌至76.67日圆,而欧元兑日圆从1欧元兑105.29日圆跌至105.10日圆。

马科尔谈及投资者涌向这两种传统后备货币时说,这种趋势无法抗拒,就像是站在一列火车面前。美元和日圆在2008和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表现也很好。

周三韩圆所受冲击尤其厉害,韩圆贬值还伴随着韩国股市的急剧下跌。过去六个月以来,由于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韩国股市已经倍受打击。韩国基准Kospi指数跌3.5%。韩国股市30%以上为外国人所有;这些人抛售时通常会将收益转为本土货币,通常是美元。

美元兑韩圆汇率从周二晚间的1美元兑1,077.40韩圆升至1,108.50韩圆。

印度尼西亚方面,印尼盾兑美元汇率跌至3月14日以来的最低水平。印尼盾的抛售部分受到当地货币债券投资者的推动。周三,基准的十年期印尼国债收益率从周二的6.7%攀升至7.2%左右。

过去两年来,随着谨慎的西方投资者纷纷涌入印尼、菲律宾和巴西等地,当地货币债券一直很受欢迎,一个原因是更高收益率的吸引。另一吸引力在于,由于这些经济体具有内在实力,特别是和美国、欧洲和日本相比,当地货币存在升值的可能性。

欧猪国家应该贬值货币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11

向希腊提供更多贷款不会终结希腊问题。希腊目前无法实现它与欧盟(European Unio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定协议设置的预算目标。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希腊工人平均生产率和平均实际工资之间有很大差距,约为15%到20%。要消除这一差距,要么须提高工人的生产率,要么须下调实际工资,这样才能达到平衡。

上周五,法国财长巴鲁安(Francois Baroin,左)、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中)和美国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在法国马赛举行的G7会议上。

既然不可能将政府控制下的希腊经济的生产率提高至消除上述差距的水平,那么就只剩下两种结果。一是让希腊继续使用欧元,并用6到10年时间降低物价和工资水平,每年降幅为2%或3%。二是让货币贬值,就像希腊以前的那几次做法一样。那些以为任何一个政府都能承受六年或更长时间通货紧缩的人,祝你们好运。

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就是在种种提议之外,提高不动产税或所得税不会让希腊问题迎刃而解,出售一些国有资产、然后大规模裁员同样也不是解决办法。

有人建议,另一个办法是让IMF再提供一笔贷款。不过,这只是推迟拿出方案的时间,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同时还会把部分贷款成本转嫁给那些交纳大笔IMF会费的国家,如美国、英国和日本,这些国家目前也面临严重问题。

再者,我要谈谈意大利问题,这个国家的低经济增长已持续了10年或更长时间。对于很多曾出口鞋子、纺织品和其它商品的意大利小型制造商来说,亚洲的竞争过于激烈。意大利继续浪费着其自身潜力,它把钱花在生产率低下和政治意愿坚决的过渡项目上。货币贬值将可在一定程度上让意大利的成本与当前的全球形势保持一致。减少政府开支会释放一定资源,并将其用于生产率更高的产业。

虽然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救助协议不允许货币贬值,但有一种办法可让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其它国家(也称“欧猪国家”,PIGS)在作为欧元区成员的同时进行货币贬值。北欧国家可成立一个新的货币联盟,该联盟仅限于那些采纳具有约束力或可执行的共同财政解决方案的国家,这些方案与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萨科奇(Nicolas Sarkozy)上月讨论的方案类似。可以让新货币相对欧元浮动,这样欧元就能贬值。一旦贬值让那些高负债的国家恢复了具有竞争力的出口价格,它们就可成为新货币联盟的一员,只要它们做出可以付诸实现的执行更严格财政方案的承诺。如果所有欧元区成员都重新会合在一起,那么欧元区就可以通过更恰当、更具约束力的财政政策规则实现新的开始。

债券持有人会因欧元贬值而蒙受损失。应当允许那些面临资不抵债威胁的银行破产,或让它们从本国政府那里借钱,但所贷款项日后必须偿还。

我们已经有了很多高明方案,足以保护银行业者,具体来说就是把恣意挥霍的成本转移到生活节俭的国民头上。要想持久解决欧债危机,就要尽量减少相互指责,同时尽可能加大努力,为过度负债和超前消费的现象画上句号。在这个过程中,应让纳税人免遭痛苦,对银行业者却不必如此。让那些问题国家的货币贬值,从而借助市场的力量结束欧洲危机。

(编者按:梅尔泽(Allan H. Meltzer)现为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泰珀商学院(Tepper School)的公共政策学教授,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访问学者,也是芝加哥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03年和2009年版的《美联储历史》(A History of the Federal Reserve)一书的作者。)

世界主要的外汇交易市场

Thursday, September 15th, 2011

世界外汇市场是由各国际金融中心的外汇市场构成的,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目前世界上约有外汇市场30多个,其中最重要的有伦敦、纽约、巴黎、东京、瑞士、新加坡、香港等,它们各具特色并分别位于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并相互联系,形成了全球的统一外汇市场。

伦敦外汇市场

伦敦外汇市场是一个典型的无形市场,没有固定的交易场所,只是通过电话、电传、电报完成外汇交易。

伦敦外汇市场上,参与外汇交易的外汇银行机构约有 600家,包括本国的清算银行、商人银行、其他商业银行、贴现公司和外国银行。这些外汇银行组成伦敦外汇银行公会,负责制定参加外汇市场交易的规则和收费标准。

在伦敦外汇市场上,约有 250多个指定经营商。作为外汇经纪人,他们与外币存款经纪人共同组成外汇经纪人与外币存款经纪人协会。在英国实行外汇管制期间,外汇银行间的外汇交易一般都通过外汇经纪人进行。1979年10月英国取消外汇管制后,外汇银行间的外汇交易就不一定通过外汇经纪人了。

伦敦外汇市场的外汇交易分为即期交易和远期交易。汇率报价采用间接标价法,交易货币种类众多,最多达80多种,经常有三、四十种。交易处理速度很快,工作效率高。伦敦外汇市场上外币套汇业务十分活跃,自从欧洲货币市场发展以来,伦敦外汇市场上的外汇买卖与“欧洲货币”的存放有着密切联系。欧洲投资银行积极地在伦敦市场发行大量欧洲德国马克债券,使伦敦外汇市场的国际性更加突出。

纽约外汇市场

纽约外汇市场是重要的国际外汇市场之一,其日交易量仅次于伦敦。纽约外汇市场也是一个无形市场。外汇交易通过现代化通讯网络与电子计算机进行,其货币结算都可通过纽约地区银行同业清算系统和联邦储备银行支付系统进行。

由于美国没有外汇管制,对经营外汇业务没有限制,政府也不指定专门的外汇银行,所以几乎所有的美国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可以经营外汇业务。但纽约外汇市场的参加者以商业银行为主,包括50余家美国银行和 200多家外国银行在纽约的分支机构、代理行及代表处。

纽约外汇市场上的外汇交易分为三个层次:银行与客户间的外汇交易、本国银行间的外汇交易以及本国银行和外国银行间的外汇交易。其中,银行同业间的外汇买卖大都通过外汇经纪人办理。纽约外汇市场有 8家经纪商,虽然有些专门从事某种外汇的买卖,但大部分还是同时从事多种货币的交易。外汇经纪人的业务不受任何监督,对其安排的交易不承担任何经济责任,只是在每笔交易完成后向卖方收取佣金。

纽约外汇市场交易活跃,但和进出口贸易相关的外汇交易量较小。相当部分外汇交易和金融期货市场密切相关。美国的企业除了进行金融期货交易而同外汇市场发生关系外,其它外汇业务较少。

纽约外汇市场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外汇市场,汇率报价既采用直接标价法(指对英镑)又采用间接标价法(指对欧洲各国货币和其他国家货币),便于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美元交易。交易货币主要是欧洲大陆、北美加拿大、中南美洲、远东日本等国货币。

巴黎外汇市场

巴黎外汇市场由有形市场和无形市场两部分组成。其有形市场主要是指在巴黎交易所内进行的外汇交易,其交易方式和证券市场买卖一样,每天公布官方外汇牌价,外汇对法郎汇价采用直接标价法。但大量的外汇交易是在交易所外进行的。在交易所外进行的外汇交易,或者是交易双方通过电话直接进行买卖,或者是通过经纪人进行。

在巴黎外汇市场上,名义上所有的外币都可以进行买卖,但实际上,目前巴黎外汇市场标价的只有:美元、英镑、德国马克、里拉、荷兰盾、瑞士法郎、瑞典克郎、奥地利先令、加元等17种货币,且经常进行交易的货币只有 7种。

原则上,所有银行都可以中间人身份为它本身或客户进行外汇买卖,实际上,巴黎仅有较大的 100家左右银行积极参加外汇市场的活动。外汇经纪人约有20名,参与大部分远期外汇交易和交易所外的即期交易。

东京外汇市场

东京外汇市场是一个无形市场,交易者通过现代化通讯设施联网进行交易。东京外汇市场的参加者有五类:一是外汇专业银行,即东京银行;二是外汇指定银行,指可以经营外汇业务的银行,共 340多家,其中日本国内银行 243家,外国银行99家;三是外汇经纪人 8家;四是日本银行;五是非银行客户,主要是企业法人、进出口企业商社、人寿财产保险公司、投资信托公司、信托银行等。

东京外汇市场上,银行同业间的外汇交易可以通过外汇经纪人进行,也可以直接进行。日本国内的企业、个人进行外汇交易必须通过外汇指定银行进行。汇率有两种,一是挂牌汇率,包括了利率风险、手续费等的汇率。每个营业日上午10点左右,各家银行以银行间市场的实际汇率为基准各自挂牌,原则上同一营业日中不更改挂牌汇率。二是市场连动汇率,以银行间市场的实际汇率为基准标价。

瑞士外汇市场

瑞士苏黎世外汇市场是一个有历史传统的外汇市场,在国际外汇交易中处于重要地位。这一方面是由于瑞士法郎是自由兑换货币;另一方面是由于二次大战期间瑞士是中立国,外汇市场未受战争影响,一直坚持对外开放。其交易量原先居世界第四位,但近年来被新加坡外汇市场超过。

在苏黎世外汇市场上,外汇交易是由银行自己通过电话或电传进行的,并不依靠经纪人或中间商。由于瑞士法郎一直处于硬货币地位,汇率坚挺稳定,并且瑞士作为资金庇护地,对国际资金有很大的吸引力,同时瑞士银行能为客户资金严格保密,吸引了大量资金流入瑞士。所以苏黎世外汇市场上的外汇交易大部分是由于资金流动而产生的,只有小部分是出自对外贸易的需求。

新加坡外汇市场

新加坡外汇市场是在70年代初亚洲美元市场成立后,才成为国际外汇市场。

新加坡地处欧亚非三洲交通要道,时区优越,上午可与香港、东京、悉尼进行交易,下午可与伦敦、苏黎世、法兰克福等欧洲市场进行交易,中午还可同中东的巴林、晚上同纽约进行交易。根据交易需要,一天24小时都同世界各地区进行外汇买卖。新加坡外汇市场除了保持现代化通讯网络外,还直接同纽约的 CHIPS系统和欧洲的 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连接,货币结算十分方便。

新加坡外汇市场的参加者由经营外汇业务的本国银行、经批准可经营外汇业务的外国银行和外汇经纪商组成。其中外资银行的资产、存放款业务和净收益都远远超过本国银行。

新加坡外汇市场是一个无形市场,大部分交易由外汇经纪人办理,并通过他们把新加坡和世界各金融中心联系起来。交易以美元为主,约占交易总额的 85%左右。大部分交易都是即期交易,掉期交易及远期交易合计占交易总额的 1/3。汇率均以美元报价,非美元货币间的汇率通过套算求得。

香港外汇市场

香港外汇市场是70年代以后发展起来的国际性外汇市场。自1973年香港取消外汇管制后,国际资本大量流入,经营外汇业务的金融机构不断增加,外汇市场越来越活跃,发展成为国际性的外汇市场。

香港外汇市场是一个无形市场,没有固定的交易场所,交易者通过各种现代化的通讯设施和电脑网络进行外汇交易。香港地理位置和时区条件与新加坡相似,可以十分方便地与其他国际外汇市场进行交易。

香港外汇市场的参加者主要是商业银行和财务公司。该市场的外汇经纪人有三类:当地经纪人,其业务仅限于香港本地;国际经纪人,是70年代后将其业务扩展到香港的其它外汇市场的经纪人;香港本地成长起来的国际经纪人,即业务已扩展到其它外汇市场的香港经纪人。

70年代以前,香港外汇市场的交易以港币和英镑的兑换为主。70年代后,随着该市场的国际化及港币与英镑脱钩与美元挂钩,美元成了市场上交易的主要外币。香港外汇市场上的交易可以划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港币和外币的兑换,其中以和美元兑换为主。另一类是美元兑换其它外币的交易。

附:国际重要汇市交易时间(北京时间)

惠灵顿 04:00 – 13:00

悉 尼 06:00 – 15:00

东 京 08:00 – 15:30

香 港 10:00 – 17:00

法兰克福 14:30 – 23:00

伦 敦 15:30 – 00:30

纽 约 21:00 – 04:00

美国经纪商2011年6月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排名

Wednesday, September 14th, 2011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公布的在册经纪商2011年6月财务报告数据显示,OANDA、福汇集团和嘉盛集团三大经纪商依然稳居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三甲行列,不过除福汇集团客户资金量较上月增加3420万美元外,OANDA和嘉盛集团客户资金量较上月均有所下降。

除三大经纪商外,包括GFT、FXDD、美国百利、IBFX等知名经纪商也均排名在前10之内,以下为截止6月30日的美国在册经纪商零售外汇客户资金排名。

说明: 2011年6月美国注册经纪商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排名

备注:

1、注册类型:

(1) FCM 在CFTC注册的期货经纪商;
(2) RFED 在CFTC注册的零售外汇交易经纪商。

2、所受监管:

(1) NFA 美国全国期货协会;
(2) CBOT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3) CME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3、零售外汇客户资金:

指零售外汇客户存入经纪商(FCM或RFED)零售外汇帐户内的所有现金、证券和资产,包括已实现和为实现的净盈利或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