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3

2013年3月美国经纪商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排名

Wednesday, May 22nd, 2013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今日公布了美国外汇券商2013年3月客户资金情况。3月份,全美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约为6.48亿美元,相比2月份增加了约630万美元。

从券商排名来看,前三名仍旧为OANDA、福汇和嘉盛。其中嘉盛集团得益于其收购的FX Solutions的客户转入,3月份,嘉盛集团的客户资产增加了800多万美元。同样的,FX Solutions的客户资产则相应的减少了超过1100万美元,除了大部分客户转移至嘉盛集团之外,不排除部分客户退出外汇市场或自行转移至其他券商。

2月份排名第六的盈透证券由于客户资金增加了360多万美元而上升一名排名第五。MBT则下降一名排名第六。

相关资料:

IB(Interactive Brokers,盈透证券)相关介绍及开户最详细教程

瑞士Dukascopy Bank官方网站上的开户指南

从资产变化来看,3月份共有FX Solutions、FXDD、ILQ、Alpari、XpressTrade等券商的客户资金在减少。

截止2013年3月31日美国零售外汇客户资金排名表:

2013年3月美国经纪商零售外汇客户资金量排名

塞浦路斯存款征税,你的外汇资金安全吗?

Friday, May 3rd, 2013

周末公布的塞浦路斯向储户征税的消息在外汇市场引发渲然大波,这不仅是因为该国的普通存户将横遭损失,那些在该国注册的外汇经纪公司开立账户、进行外汇等衍生品交易的海外投资者可能也将遭到莫名的损失。

根据欧盟的救助计划,欧元区在向塞浦路斯提供100亿欧元援助的同时,塞国必须对该国所有的存款账户征收一次性税收,存款余额在10万欧元以下的税率为6.75%,存款余款在10万欧元以上的为9.9%。很多媒体将此次事件描述为“抢劫”,《经济学人》也对此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但震惊也好,愤怒也罢,塞浦路斯除了忍痛接受欧盟的条件以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塞国民众以及在该国持有存款账户的海外投资者可能必须接受蒙受损失现实。

根据塞浦路斯证监会的数据,人口大约80万,仅为香港的十分之一、经济规模仅占欧元区0.2%的塞浦路斯在过去几年吸引了超过130家经纪公司在该地注册,而其中很多公司有在中国大陆地区设立办事处招徕客户(详情参见这里)。

塞浦路斯区区一个小国,何以吸引到如此多的经纪公司?答案很简单:监管松散,这实际上也是此次救助事件之所以发生的根本原因。在塞浦路斯设立外汇经纪公司最低只需要80000欧元,离岸公司没有外汇管制,银行账户可以以任何币种在任意国家或塞浦路斯的本土或外资银行设立。此外,低税率以及通过塞浦路斯可以参与整个欧盟市场也是原因之一。除了塞浦路斯之外,全球还有其它几个著名的离岸金融市场受到一些正规或不正规、合法或不合法的经纪公司青睐,如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等。

松散的监管在使塞浦路斯成为一个离岸金融公司喜好的聚居地之外,也为以后的接近破产而求援埋下了伏笔。塞浦路斯银行业通过向国外投资者提供高利率吸引大量资金流入,然后将这些资金投向高风险资产。根据塞国央行的数据,截至2013年1月塞浦路斯两年期存款利率为4.25%,几乎是欧央行同期利率的四倍。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导致风险过度积聚,欧债危机的爆发,特别是希腊债务危机使得银行业大量减计资产从而陷入巨额亏损,该国在去年被迫成为第五个需要援助的家。

截至目前,那些在塞浦路斯注册并在中国大陆地区招徕客户的经纪公司对该国的存款征税事件保持沉默。如果这些公司真如它们所宣称的那样接受塞浦路斯当局的监管,它们自身的运营资金以及客户资金都将遭到一部分损失;或者也有可能存在另一种情况,即客户的资金从来就没有进入国际外汇交易市场,他们一直在跟这些经纪公司作对手交易,这将使得投资者处于一种极为不利的位置。

此次事件给外汇投资者在选择经纪商时提出了新的要求,并有可能重塑外汇经纪行业的格局。首先,投资者在关注经纪公司是否受到监管时,可能会进一步关注监管的质量。塞浦路斯事件是一个教训,它提醒我们不仅要关注经纪公司是否有注册,是否有批文,还要关注监管者自身的信誉。当一个国家快要接近破产时,这说明它的任何监管都是名存实亡的。其次,投资者未来可能更倾向于选择那些商誉良好的公司,尽管交易成本可能会因为严格的监管而出现潜在的上升,但一个本金安全、管理规范的平台实在是易成功的前提。

相关资料:

IB(Interactive Brokers,盈透证券)相关介绍及开户最详细教程

瑞士Dukascopy Bank官方网站上的开户指南

塞浦路斯:从“天堂”到地狱

塞浦路斯事件已经过去月余,但对金融市场来说其冲击继续余波未了。4月中旬有关塞浦路斯央行将出售其持有13.9吨黄金的消息成为近期金价暴跌的推动力之一。对于外汇以及二元期权行经纪业来说,塞浦路斯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被毁,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根据最终达成的方案,塞浦路斯最大的两家银行将进行债务重组,第一大行塞浦路斯银行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部分最高损失40%,第二大行国民银行超过10万欧元的存款损失比例高达80%。为了避免资金外流,塞浦路斯在银行重新开业后迅即宣布外汇管制措施。根据规定,塞所有银行的储户每天从其一家银行的账户中取钱金额不得超过300欧元,禁止支票兑现,超过5000欧元的银行转账须得到塞央行的批准。此外,塞银行信用卡用户每月交易额不得超过5000欧元,每次出国境所带现金金额不得超过1000欧元。

另外,根据塞浦路斯与欧元集团达成的协议,塞浦路斯已经同意采取其它措施来改变其避税天堂的地位,其中之一是对该国执行欧盟的反洗钱法律进行独立的评估,其二是上调资本利得税以及公司税。

长久以来,塞浦路斯一直作为一个离岸金融中心受到投资者青睐。横跨欧亚大陆的地理条件、低税率以及资金自由进出为塞浦路斯昔日的成功创造了条件。由于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CySEC)没有最低资本要求,那些难以满足其它信誉卓著的监管机构严苛的资本要求的外汇以及二元期权经纪公司纷纷在塞浦路斯注册,使得该地事实上已经成为许多声名狼藉的经纪公司的聚居地。

一些经纪公司在塞浦路斯存款征税事件后声称,客户的资金不会受到影响,或者公司账户不受影响,受影响的仅是个人账户。一般的投资者对此很难核实,但稍微了解此次事件真相的投资者就能马上就能判断这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塞浦路斯此次操作明显的劫富济贫,个人投资者不可能比公司投资者更有钱,因此损失最大的反而是公司账户。由于客户的资金被经纪公司统一集中于一个账户,该账户的存款肯定远远超过塞浦路斯对存款征税的限额——10万欧元,因此这些资金的大部分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局面。如果这些资金像某些经纪商所声称的那样保存于塞浦路斯之外,这意味着该国对于经纪商的监管实际上形同虚设,客户资金存在被经纪商随时挪用、据为己有的可能。

此次事件彻底地摧毁了塞浦路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因为资本自由流动是金融中心立足的根本。在一个存在资本管制的地方,金融市场的活动必然会受到抑制,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上海尽管具备天时、地利,但还不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原因。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表示,欧债危机可能还需要十年才能结束。债务危机一日不解决,像塞浦路斯这样的国家就随时面临资金抽逃的风险,这意味着该国的资金管制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在事实上令那些在塞浦路斯注册的经纪公司开展业务已经成为不可能。另外,与欧元集团就反洗钱达成的协议也使得非法经纪公司也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

这些公司未来可能会面临两种结局,资金实力稍为雄厚的公司在缴纳40%以上的存款税后如果还能勉强支持,它们将会不得不撤离这个伤心之所,然后撤下“塞浦路斯监管”的宣传。未来如果要重新赢得客户的信任,它们将不得不寻求更加严格的监管。但是更多的公司可能会面临破产清算的局面,因为它们肯定无法应对客户将资金自该地区撤出的要求。

对于外汇经纪行业来说,此次事件令“塞浦路斯监管”声誉扫地,那些在塞浦路斯注册并声称受到其监管的经纪公司实际上正是为了逃避监管。塞浦路斯避险天堂的崩塌使得这些公司的生存之处又少了一个,当投资者最终意识到这一点时,将促使整个行业将朝向更加规范、更加诚信的方向迈进。如果投资者在开户之前稍稍了解一下还有哪些监管像“塞浦路斯监管”那样可疑时,他们就能避免一些无谓的损失。